我们是父子,我们欲言又止

在更新今天的内容之前,想起1月22日我发布的这样一条微博:网络社交很脆弱。平时你我有千万个共鸣,但今天只要有一件事看法相反,可能彼此就认为对方是傻屌了。总之,现在表达个人喜好是件瞻前顾后的事。

所以我很少表达喜好,因为我知道每个人的喜好不一样,

无论我表达什么,肯定都有人反对,

而以前的我为了最大化减少反对的声音,于是选择不表达。

 

听起来挺聪明,但这个逻辑类似于“我觉得表白可能会被拒绝,那我还是不表白吧”。

人活着不敢说自己喜欢什么,就像不敢对一个人表白。

 

憋着会累。

我想不憋。

 

所以我今天要明目张胆的表达我的一个喜好:我喜欢《乘风破浪》这部电影。

我想从电影本身的角度去说说我为什么会喜欢,但又怕说完之后有所谓剧透,从而影响大家的观影体验。

 

人生好难,好不容易决定说一说,却不能敞开了说。

这还挺符合我怂逼的气质,我感觉我这辈子一直活在欲言又止之中。

 

写到这里,我灵光一闪,我大概知道可以从什么角度来表达我对这部电影的喜欢了,那就是四个字:欲言又止。

 

这部电影覆盖了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。

亲情是主线,讲到了欲言又止的父子关系。

中国人的父子关系很微妙,我们不善于表达爱,更不善于化解冲突。

 

在我小时候,

我永远不理解为什么我爸上一句说“我是为你好”,接下来就要动手揍我。

为什么我在外面被别的小孩揍了,回到家还要挨老爸一顿揍?

我爸也不理解,为什么我总是跟别的小孩不一样。

我的高中班主任曾经对我爸说:“把你儿子带到精神病院去看看吧。”

我爸气得发抖,

而我还挺自豪,因为我就是跟别人不一样,草踏马的,怎么滴?

 

父子之间的这些矛盾一直都在,影响了我们父子对爱的表达,而事情过了之后,我们又不愿再次提及,更不会去互相解释。

而在很多年之后,尽管我们什么都不提,也什么都没做,这些矛盾又自然而然的化解了。

像极了一滴墨汁滴落在清澈的池塘,先是一个显眼的污点,然后逐步扩散弥漫,直到最后再也找不见墨汁的身影,而池塘却依旧清澈。

 

矛盾之所以能化解,我以为是因为时间能治愈一切,

其实并非如此,而是因为硕大的池塘本身就很清澈。

如果只是一杯水,墨汁定会搅浑。

有容乃大。

中国人的父子关系,是池是湖是海,有涟漪有窒息有风浪,但水越深,越适合停泊。

 

打住,再写就变成散文了。

我想穿插着讲述我自己的一点小故事。
2008年我从武汉毕业后决定去深圳,我父亲强烈反对,反对到不愿意给我钱买火车票去深圳面试。后来我自己借钱买车票去面试。

他不理解,为什么我家乡的同学在外求学后,大部分都回到了家乡,有的进当地企业,有的当公务员,有的在银行。很体面很稳定。

为什么我偏偏要在一个举目无亲的地方浪?

浪就算了,浪得工资高也行啊,可偏偏我却不太争气,当时找的工作并不怎么样。

这就尴尬了。

尴尬之余,我还是选择继续浪。因为我知道,我跟别人不一样。

 

他不理解我,正如我不理解他。

不,我理解他,我知道他很传统,喜欢稳定,喜欢子孙环绕。

但理解归理解,这是他想要的生活,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

9年过去了,现在我在深圳生活得很好。

我不喜欢跟别人比,但我也不怕跟别人比。

我认为我的选择是正确的,就算是错误的,那也是我的选择。

 

他绑不住我,最后也只能放了我。

他担心我是断了线的风筝,而我看起来是个风筝,其实我是无人机。

 

在我记忆中,读书时,我爸几乎从没夸过我。

然而在我工作后,每当过年回家时,酒桌上我爸总爱回忆我读书时的那些事。

这些事是我以前一直不知道的。

“你知道吗?你班主任说你上课最多只听10分钟。如果你能听20分钟,你高考会不一样。”

诸如此类。看上去挖苦我,但他说起来却掩藏不住自豪,好像我的智商很高似的。

我很清楚我的智商一般,但他就是觉得我聪明。

 

今年过年,因为特殊原因我留在了深圳没回家。

昨天跟我爸妈视频,很简短,三分钟左右。

我依旧是那个欲言又止的儿子,他依旧是那个话不多说的父亲。

我:“家里初几请客?”

父亲:“还没定。”

我:“今年喝的什么酒?”

父亲:“老样子。”

我沉默了一下,似乎并没有更多的话可说。

父亲:“你没事给亲戚们打打电话拜拜年。”

我:“不了,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些。”

父亲沉默了一下。

我:“春晚开始了,先挂了。”

 

我们父子之间,没事从不打电话。

而昨天的情况属于【该打个电话,但又确实没什么事】,所以对话风格有点诡异。

我甚至都没有祝他身体健康。

今天,正月初一,我也没有打电话回家去拜个所谓的年。

我们都已经习惯了彼此的欲言又止。

 

在我以前只能说的时候,我欲言又止。

现在我可以说,也可以做,我仍选择欲言又止。

我没有变。我还是那个沉默的浪者。

幸好我还可以做,我不喜欢说漂亮话,我喜欢做该做的事。

 

总有人说父爱如山,但我更倾向于父爱如水,

水的力量比山更强大,冲刷时势如破竹,平静时安稳如山。

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说家是港湾,撑起你这条破船的,是父亲那潭水。

我这条破船会继续浪下去,我从不怕乘风破浪,因为我知道背后有池、有湖、有海、有港湾。

 

说了这么多跟电影无关的事情,却是为了表达我喜欢这部电影。

做了那么多不被理解的事,却是为了等待有一天被理解。

我不想假装成一个专业影评者去做什么技术分析,

我只知道,这部电影在父子关系的点上打动了我,我就有资格去喜欢这部电影,而且我喜欢得理直气壮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